出坑的感想&入坑全記錄

【前言】

已經回到台灣的家裡接近兩週了,看到附圖的這些收藏品(還不包括CD、同人誌、其他海報類抱枕等小周邊)……感嘆著自己入坑之後從「僅僅只是想著就能感到滿足跟幸福」變成了「只要不買,就很難受」的轉變,另一方面也感受到了過去對「收藏所愛」的浪漫心情以及現在所想「這些東西對我而言很多餘」的現實心情這兩種心情的矛盾,最終得到了「這樣下去這種矛盾只會逐漸加強、不如就趁現在把全部都處理一下吧」這樣的結論。於是打算下筆寫下自己入坑後的所有經歷、以及對出坑後的自己的期待。


*因為是自己的心路歷程,所以我會在內容上打上「歌曲名稱」等等我個人覺得適合拿來當BGM的曲子。歌詞跟內容大概是有關的。...

近況

總之來個生存報告吧~不過比起近況更像是莫名其妙的雜談一樣的東西。

最近很充實,但感覺我是那種充實過頭之後就會一大陣空虛的類型⋯⋯所以今天到現在都還沒做事情,感覺這樣也不對⋯⋯然後就想說反正我也不打算好好利用時間了,那就用這樣的時間來個生存報告吧。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不多也不少。總之就覺得自己時常被思緒混亂著,也時常不理解「樂觀」與「逃避」之間的分隔線。我時常發現有時候自己的樂觀最後就只是在掩飾逃避的心情而已⋯⋯但是過於悲觀的話又無法前進,然後最後被自己的停滯不前感到沮喪。

果然即使閱讀了比以前多的理論、理解了比以前多的事情,問題依舊是問題⋯⋯並不像大部份故事的主角或者是在各種testimony...

Dear ~給今天生日的妳~

給今天生日的妳:

 在我們都感到徬徨的時候,是彼此渺小的話語支持了彼此。

  妳總是包容著我的任性跟不成熟,在我看著貼吧的大家都紛紛組成CP扮場玩笑似的婚禮的時候,妳也答應了我的提議。

  當時的我還叫做月月,而有人開玩笑說我們就像是金莎的《星月神話》一樣。

  雖然我們的愛好總是不一致,但不可思議的透露出我們的友情並不拘限於愛好。

  雖然只是扮家家酒的感情,但我從中獲得的友情是過去的我難以想像的力量。

  雖然我們處在人生的不同階段,但我認為許多事情是無關年齡、環境的,我們用我們的方式認同跟支持了彼此的存在。

  妳總是說對妳而言我不單只是朋友、而是總有一天會相遇的朋友,雖然...

回想『悲しみと、なぐさめ』的個人解釋及延伸見解

  前言與幾個小提醒:從這個回想開始實裝開始就一直對長谷部跟不動的『悲しみと、なぐさめ(悲傷與安慰)』這個回想有許多感想,一直沒看到自己能夠感到滿意的解釋角度,所以總算決定下筆啦。

※標題已經包含了「個人」兩個字,所以僅僅只是個人的想法,若是有其他想法歡迎參與討論。

※以遊戲為主(也會與日本號跟長谷部的回想做些小對比),不會提及太多史實方面。

※個人腦回路偶爾會短路,有些句子唸起來可能不順口。

※回想翻譯以這個為主:http://toulovefantranlatetw.weebly.com/2223824819/25,部份是本人不專業的直譯

※個人會先從回想一句一句的解釋、再分別總...

A Meditation

※本意是寫對彈丸大大大大大的怨念,不知道怎麼形容我的複雜又受傷又覺得憤怒的心情就打算莫名其妙的找個角色代替自己訴說遺憾之情。

※沒想到是誰,最後就打算是某個角色了(真隨便

※懷疑我已經把他當成自己的化身了

※內容會很無聊,也不會有什麼情節。

雖然說已經到臨過幾次西伯利亞了,依舊是跟以往一樣熟悉的景色、天空也不符合早上天氣預報般的晴朗、建築物依舊佇立在原地。

什麼都沒有改變。即使是有,也是不足夠細心的我沒辦法查覺到的不同。

唯一讓我感受到不同的,大概是現在站在此地的我的心境。

那是個一直以來相信的事物崩壞之後試圖去修復的感覺,但是構築信仰遠比信仰崩壞之後的修復還有容易許多。就...

【刀劍亂舞】いまのつるぎ

己上已有回憶,

實為自身寶藏,

每回當頭一思,

君之盛氣充滿。

而今去極修時,

瞬明己存記憶,

實為曇花一夢,

吾之存所虛無,

君之盛氣消散。

不甘悲於此狀,

擇去另請高上,

又見另一位君,

承自身之存憶,

然紫雲漸浮上,

君泣彷存吾心。

【艦ヘタ】"We"

※crossover

「就像那些孩子一樣,今天開始你也是我的朋友了。」那是個從未想過的刺耳聲音。一位有著不熟悉的五官的銀髮青年走向我前面,他身旁滿身是傷的熟悉的黑髮青年低著頭也迴避著我的視線。

我用力的試著擠出求救的眼神,但黑髮青年依舊無視著,或者說他並沒有那個能力去回應我的眼神。

「交給你了吧,伊萬先生。」我的求救所等待到的只有這麼一句話。

一直把我的求救眼神當成好戲的銀髮青年對著黑髮青年彷彿舊友一般的微笑,但黑髮青年表情始終僵硬,銀髮青年對他的態度似乎是個承受不住的重量。

「再見了,本田先生。」我忍住悲傷的告訴了熟悉的黑髮青年。

他是個背叛者,最早背叛了給予自己最初文化的...

【??】unnamed song

已經膩了吧,你看著日複追趕的他的背影的神情彷彿在告訴我這件事情。

「真好呢,小青峰果然是很強的呢」正當我準備吐槽要說出來這段話的你的時候你卻笑了。

為什麼呢,要是眼前有一道看不到頂端的牆的話一般人都會感到絕望的吧,尤其又是曾經反覆把「怎樣都好」的敷衍笑容掛在臉上的你。

明明對待比賽以及對手的態度還是跟往常一樣隨便,甚至連視為目標的青峰君也是固定的會去翹掉練習。

即使是大家都在開花後變得更遙遠甚至是改變了,你還是在用自己的方式前進著。

看著毫無顧慮只向目標前進的你,我便覺得被現在打球的形式所困擾的自己很愚蠢。但這也是沒辦法的,現在的我是討厭著籃球的。

——啊,為什麼你會如此的率直呢。...

【ブン幸】cleared

※隨便寫的,是首很差的詩

※半年前說好要寫的,今天草草完事

※原本是想要放在memo那邊的,但是內容意外的多

※所以其實也是memo,我有緣再填吧(....

太陽在明亮的天空照料在整齊相兼的停車線,

旁邊的海水上面依稀透著有些泛黃的反光,

海洋旁的沙灘的顏色也漸漸變得黯淡。

並沒有行人的聲音,充斥的只有不同車子的引擎聲。

還有我一個人的腳步聲。

路邊的花朵提醒我了過去的女朋友們怎樣都好的笑顏,

而你假裝堅強的面具佇立在這些笑顏。

不一樣的是,你的笑顏對我來說並不是怎樣都好,而是非常重要。


今天的你依舊在醫院望著我現在看到一樣的風景。

「一定很無聊吧,僅僅只能...

Q:發出來會不會被打死

A:會

※總算是寫完啦!雖然是有點批著あんスタ的皮但是關係似乎不大,也被歪成了我喜歡的風格。

※從幾個人被我歪成了あんスタall star

※這個坑就這樣結束,我不打算再填了。

※希望能夠搏君一笑

【角色關係介】

父:朔間零 母:羽風薰 兄:乙狩アドニス 妹:タンタンホール 弟:大神晃牙

  • 薰跟奏汰曾經有一段感情,不過無疾而終了

  • 是零把薰從黑暗中拯救的,薰一直憧憬著零

  • 零跟薰現在是對很融洽的夫婦,雖然比不上曾經對前任(奏汰跟凜月)的愛

  • 零曾經想過要德國骨科,即使跟薰結婚之後依舊也是,直到領養了晃牙才打消這個念頭。晃牙不知道是他拯救了零的。

  • 哥...

1 / 2

© 小戰士呱呱 | Powered by LOFTER